在下九嘛思👻

在下不是个好孩子,在下是一个爱写文的反社会人士。

无题的病娇脑洞?

他的眼睛,可真好看。
不是那种浅浅棕色,也不是那种耀眼的,却迷人的可怕。
黑,无边的黑,哪怕是在阳光下都是彻底的黑色,黑曜石一般的黑色。
该死的,为什么这个人,不是我的?
我愤怒,为什么,这么多人跟我抢他?那是我的,谁都不许碰!
我颤抖着,手上的力道逐渐的增大,啪!我听到的玻璃碎掉的声音,我知道现在我的手心满是鲜血,我无暇去管这些无聊的玩意。
点上一支烟,恍惚的坐上二手而破旧的沙发,手上的血已经淌了一地,血腥味有点刺鼻,但是让我清醒。
我满脑子都是他,他的身形,他的手指,他的模样他的发丝他的一切,发疯似的迷恋,恶心,我靠我真他妈恶心。
我死死抓住我的头发,几乎可以将头皮拔起的力度,手上的血滑到额头,滑到眼睛,面前一片血红,我的视线开始模糊。
肮脏的,黑暗的,被抛弃之人,我的触碰是否会玷污你纯洁的圣体。
终日沉溺于淫乐之中,被万事所厌弃的恶魔,可否能触碰那洁白的翅膀?
我将血糊了满脸,摇晃着移向厕所,模糊的镜子照着这张布满血污颓废到极点的脸,我的手贴进它,用力,滑下。。。
我的光啊,你能否给我希望,给我这个可怜人一个活下去的希望?
魔鬼哭着,浑身的锁链随它的抽泣摇晃着,它望着它面前的天使,伸出利爪。
别走我的光,我求你,别走!
它深知自己无法逃脱,这是他的罪,无法饶恕,无法逃脱的罪。。。
别走,我求你了!啊啊啊啊啊。。。。
它头上的角无限的伸长变尖,眼里嗜血的气息已经越来越强烈,别走。。。
追不了,就留下,留不下,就毁了吧。
毁了吧毁了吧毁了吧毁了吧毁了吧!
小丑的笑容逐渐狰狞,嘴角咧到了眼角,他拿着缤纷的毒糖果,希望孩子吃下。
已经这样了,无所谓吧,只要能留着他。
只要,能留住他,即使毁了,也无所谓吧。
我爱你,
我恨你。
我爱你让我这么爱你,
我恨你我得不到你。
我,爱,你,所以,接受我,好吗?
接受我这近乎疯癫而病态的爱好吗?
I love you,forever.
我倒在地上,眼神放空,不省,人事。

严重ooc,不知道能不能续下去
emmmmmm,如果可以的话,那就是。
西欧风,圣子与疯子的故事
圣子纯洁无暇,疯子疯狂而病态。
疯子想留下圣子,留下一辈子

疯与爱

一.
Thor Odinson,这高大而迷人的阳光,他的金发和脸庞让女人们迷醉着,他是夜幕降临时夜会的王者。
不知道,今天哪个幸运的人会被他所青睐呢。

那双迷人的蓝眸在彩灯下格外迷幻,女人痴了,她扭着妖娆的身段,亲昵地抱住他结实的臂膀。

她轻启她性感的红唇在他耳边轻喘,而他仅仅是坐在那儿,盯着舞台上,那个跳舞的男人。

他很瘦弱,瘦得有些病态,灵活的双腿绕在钢管上,做出那一个个高难度的动作,perfect。

原本男人跳舞的感觉应该是生硬的,但是,他是如何做到那么的迷媚妖娆?

那过长的头发被甩在脑后,那双绿色的猫瞳慵懒地看着众人。

哦,I see you,my dear brother。

Loki?Thor的眼神有点复杂,他那可爱的小弟弟为什么会来这里,他都已经多少天没有见到他了?

他推开身上的女人,不管她娇媚的呼唤,径直地走向舞台。

哦,我亲爱的哥哥,我是不是打扰到你那愉快的调情了呢。

依旧是那个语调,他的小弟弟,真是一点也没有变啊。

他轻抚他的脸颊,他的骨头磕着他,像小时候那样,他轻得让他心疼,
bro,这些天,你都去哪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Loki居高临下地坐着,对上他哥哥那双美丽的蓝眸,他慢慢地伏下身,吻上他哥哥的唇。

我啊,在你不知道的地方,除掉了,碍眼的蝼蚁们。

怎么,被我吓着了吗,我亲爱的哥哥?

依旧短小,不想吐槽自己的渣文笔了

疯与爱.楔

我可爱的宝贝,你为什么要哭,难道,这一切,不应该给予你无上的快乐吗?
那锋利的指甲轻轻划着她的脸颊,窒息的压迫感让她说不出话,她惊恐地瞪着双眼,看向那个美丽的男人,
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求求你…
过长的头发掩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他的手在用力,女人细嫩的皮肤流下滴滴的血珠,她想逃,她挣扎,没用,没有用哦~
像一只濒死的鱼,无助而丑陋,恶心的让人作呕,为什么,他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呢?
我亲爱的哥哥哟,她哪一点又有我好呢?
指甲深深得陷进女人的皮肉,她疼得嘶吼着,他皱眉,果断地抽出手指,狠狠地朝着她的脖子划下。
血溅在他的脸上,温热而腥甜,他享受着,看着女人一点一点冰冷。
真难看。
他把玩着手里的小刀,小心翼翼地割下女人那张白嫩的面皮。
做一个收藏吧,是不是哥哥都喜欢白白嫩嫩的呢?
看来要想想办法了呢。
他转身,蹦跳着跑回自己的房间,尸体就放在那里,反正,没有人会来看他这个被遗弃在黑暗里的怪物。
他也不需要,他要的,只有,他亲爱的哥哥啊。
风轻吹起这栋古堡里的窗帘,空气中微微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息,月光无意间照进布满灰尘的窗棂,白骨满地。
爱你的人,只能是我一个,其他的人,都要死。                

疯与爱

我一个满脑子邪念的高一狗终于放寒假了,所以,我又开始秀我的渣文笔了,这一次要写一个病娇的故事,中庭AU,花心锤x病娇基,当然最后肯定会在一起,过程啥的就不要在意了嘛是不是哈~先放楔子,show time

囚鸟的赞歌

三.
“为什么要选择我?”

“可能,因为你比较强吧。”

又是那个像狐狸一样的笑容,好烦,她永远,猜不到他的心思。

她很讨厌这种感觉,被人支配,自己却不知所云的感觉。

但是他们是合作伙伴,而且,杀了他,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F##k,她在心里大骂一句,这是她脑子里唯一算得上文明的、可以用作骂人的话了。

烦躁让她血性大发,她毫不留情地扯出她的猎物的肠子,在此之前她已经拔下了他的舌头,她讨厌吵闹的东西,但是她现在想看着他绝望的神情,想死却死不了,他的命由她掌握着。

哦,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这个恶趣味,估计,是被这老狐狸的气质感染了吧,有意思。

懦弱的人永远会被强者支配。

他吃完了自己的一份,识趣地退开,他可不想在野兽暴怒的在一旁围观,会被误伤的。

“魏楠。”

什么?他有点疑惑,她从被她弄得不成人样的食物上爬起来,哦,像个浴血的修罗,

“魏楠,我的名字。”

她显然在努力的回忆,名字这个字眼,对于她来说,有些生疏了。

“魏楠吗,真是个好名字呢,我都快忘了我叫什么的说了。”

那个笑容万年不变,却多了点玩味,好像,还有点,真诚?

“我啊,叫殷秦哦。”

呵,真是符合他呀,一张狐狸嘴脸,一颗万恶的狐狸心。

“哎哎哎,我可以叫你小楠吗小楠,我觉得这样卡哇伊一点啦。”

“闭嘴,你现在不是已经叫了吗,不要妄想惹怒我,该死的狐狸。”

“嘛嘛,这个昵称不好听吗,你可以叫我秦秦嘛是不。”
“闭嘴!”

魏楠揉了揉她发涨的太阳穴快步向前,再跟他待在一起,她会疯的,她还想再多活几年。

“等等呀小楠,那这里有个小孩昏迷了,好像还活着啊。”

“死狐狸,她死没死管我们什么事,你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了。”

她吐着无情的话,但还是朝殷秦走过去了,她看见一个小女孩蜷缩在那,像小狗一样,她把她翻过来,掀开那乱成一团的头发,这,这是…

“小鱼儿?”

她低着头,手足无措,她慌乱着,却错过殷秦眼里闪过那一瞬间的狡猾。
Tbc.
Ps.好耗脑子啊这种文章,感觉写到后面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的说。

囚鸟的赞歌

二.
“你想逃出去吗。”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她神色暗了暗,不,他不是天使,天使不会有这样的眼神。

那眼神跟她如出一辙,无情阴暗,没有焦距,像一潭黑色的死水,深不可测。

她警觉地后退,放弃了她口中的食物,她感觉得到,这个人,很危险。

“哎呀,别那么紧张啊,人家只是想问一下啦。”

他笑笑,丝毫没有畏惧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利爪,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他却笑得依旧灿烂。

她卡着他的脖子,他没有颤抖,没有害怕,而是,在笑。

“你笑什么,难道,你不怕,我杀了你?”
他撇了撇嘴,一脸无畏,

“不,你不会杀我,因为,我的命,没有一样东西有价值。”

哦,她有点好奇,
“什么东西?”

“自由,我可以给你自由。”

自由吗,她自嘲,手中的力度加大,真是狂妄的人呢,自由,是他想说就说的吗?

“你连你自己的自由都没给,还想给我自由,你的脑子,是吃人吃坏了吧。”

脖子上已出现了血痕,再深一点,大量的血就会倾泻而出,

“莫这么早下定论,在这种地方,没有谎言,只有真实,或者死亡,若你相信我,你有50%,不相信我,机会,永远是0。”

他明显地意识到了,脖子上的压迫感在消失,你动摇了吗,

“你是说,若信了你,我有一半的可能性,可以活下去吗?”

“是呀,我可以用性命担保呢,如果你认为我在骗你,现在,你就可以杀了我,或许,我可以解决你的饥饿感。”

用性命吗,真是个不要命的人呢,她完全可以杀了他,然后吃了,她可以在多活一段时间。

她想撕烂他的喉咙,她却顿住,

如果信了他呢,自己会怎样?,自己,说不定,就不用再过这种生活了,不用再东躲西藏,为了那些恶心的食物,不惜一切了。

她有50%的可能,

她松开了手,他舒了口气,他笑得更深,像只阴谋得逞的狐狸。

看来,这一次,他赌对了。
Tbc.
Ps.二更,好累,希望各位捧场哦

囚鸟的赞歌

一.
若醒来时,眼前是这番光景,那我,宁愿长梦不醒。

羡慕上空飞翔的鸦,即使它们是那般丑陋,但是它们是那么自由。

呵,她自嘲,她没资格评论这些,因为,她比它们更丑陋,身是,心亦是,肮脏的怪物。

集中营里的白骨证明着一切,这里永远不可能弥散着腐烂的气息,死的,弱的,它们的血肉被啃得一干二净,除了骨头,他们不会留下什么。

食人的恶鬼,地狱都不屑于这种东西存在。

她还记得以前自己没来这里之前,她随着母亲在教堂参拜,神父告诉她一定要做一个善良纯洁的人,上帝会永远庇护你。

她现在是罪人,上帝是不会关心她的安危,任她自生自灭吧。

她挠了挠头,为什么要想这些没用的,现在,活下来最重要。

前方出现了一个人,没有人追,受了伤,他没有太在意面前这个看起来如此无害的孩子,小孩而已,没啥好怕的
“让开,不知死活的小孩,不然,杀了你!”

不知死活,这句话该我说吧,轻敌无知的人哟,所以才会被杀吧。

什么罪恶不罪恶的,活下来才是王道,何必去祈求无用的上帝,自己的命,我自己庇护。

原谅我的无礼,这是生活所迫。

双手精准的插入心脏,看他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下,脸上感受到鲜血的温热,哦,活着的感觉。

我不是你的子民,我只是个想活下去的小人。
为了活着,不惜一切代价的小人。

她撕扯的他的肉,大力的吞咽着,血糊在脸上显得那伤痕格外狰狞,

“你想逃出去吗?”
这声音忽然响起,打断了她的进食。

什么?她抬起头,他在那站着,他笑着,那个笑容,干净,纯洁,与这的一切,格格不入。

那时,她感觉,自己好像看到了天使。
Tbc.
Ps.非常感谢那些大触的支持,在下知道在下的文笔小学生都不如,但是在下会坚持的。

囚鸟的赞歌

亲爱的上帝,请您细听吾的倾诉。

手起刀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不畏惧鲜血模糊了视线,不考虑继续前进后果到底是何。

吾知我现在已不是你纯洁的子民,吾的双手沾满了罪恶 。

不再拿着什么武器,尖利的爪牙在无尽的战斗中早已成为最好的工具。

吾不妄您能原谅我的罪孽深重,我只是希望您还能记得我曾经的善良。

大力撕扯的鲜活的血肉,那口中炙热是活着的唯一感触,身上的细胞叫嚷着,干渴的内脏欢叫着,像是战争胜利后那震撼人心的交响乐。

请您念在这一点,在吾逝去之时不要将吾顶上那圣洁的十字架。

不顾那令人恶心的腥臭,不顾那肮脏无比的躯壳,活下去,想着,活下去!

让吾肮脏的灵魂得到解脱。

泪水糊了满脸,虔诚的跪下,双手合十,不知手中的的污浊是否会玷污上帝的双目?

亲爱的主,望您可以听见吾的祷告。
吾知吾已不可能回到从前,善良已在吾生命中泯灭,撒旦已将恶魔的烙印刻入吾的灵魂。

这,是您的子民对您最后一次祈祷。

Are your, now and forever.

Amen.

泪,流干了,在这,是不可以流泪的。
这里是猎场,吾们,是猎物,亦是猎人,杀了别人,吃了他们,自己,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对不起,上帝,吾不再是您的子民。

这,是炼狱,是化为恶魔的训练场,吾背叛了您,吾,想活下去。

一只反社会初三狗的愤怒

青少年,何为青少年,作为一个被习题打压的阴暗认识,在下已忍不住自己的麒麟臂,在下想写青少年称霸世界的文啊啊啊!

城中事.1

屠夫
“阿玲,家里没肉了,出去切三两,要五花的啊。”
母亲的大嗓门叫起了昏昏欲睡的我,我含糊地应了一声套上衣服,拿了钱,顺便洗了把脸,精神一下。
我出了门,正是入秋,七点多了,天才微亮,街上几乎没有啥人,冷冷清清,凉风灌进里脖子让我打了个寒颤,我扯了扯毛衣,加快脚步,盼着赶快回家。
还有几步,就到张屠夫的肉铺子了,我欲拐弯,被一声吼叫吓停了步伐,怎么了,我贴住墙,头往外伸着。
张屠夫在一旁站着,五大三粗得像一座肉山,他的面前有只小狗,乱乱的黑毛很久都没有梳理了,它龇着牙,拖着后腿,那周围有一圈殷红的血迹,它受伤了吗?
张屠夫提着刀,隐约的在他手上看到一圈咬痕,他的脸通红,凶神恶煞地地瞪着那只小黑狗,
“妈的畜生,敢咬老子,老子杀了这么多牲口,还是第一次不是被刀划伤的。”
他一脚踩在小狗的肚子上,它发出一声哀鸣,无力的挣扎着,张屠夫狰狞地笑笑,脚上的劲更大了,
“畜生,一开始不是挺能的嘛,怎么不行了,啊?,妈的,今天正好卖新刀,就拿你来练手!”
张屠夫抓住小狗的毛,把刀在地上磨磨,大脚移上它的身子,对着他的头,手起刀落。
血溅一地,狗头咕咚咕咚滚到了离我不远的地方,我看见它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不停地后退,我浑身忍不住颤抖着,我飞也似地逃走,到了另一家肉铺买了肉,飞快地跑回家。
我没吃饭也没睡觉,我一直想着那个眼神,饱含着浓浓怨恨和恶毒的眼神,让我感到如芒在背。
第二天,我拖着重重的黑眼圈起了床,出门,看着一群人围着张屠夫家的门口,出了什么大事吗?
“听说了吗,昨天老张突然没啥事就中风了,明明啥病没有,咋就这样了呢。”
“那哪能知道,听他媳妇说,昨天喝了碗狗肉汤后就成这样了,一辈子宰畜生,最后栽在畜生上啊。”
我啥也没说,默默地走开,张屠夫在中风的第二天就去了,好多人来为他烧纸,我也来了,这不过,也烧给那只残杀在他刀下的小狗,我又回忆起那个眼神,没事,你安息吧,杀你的人已经遭到报应了。
张屠夫死的莫名其妙,小城的人们家户传扬着,我不说什么,因为我知道这个事情。
莫要做了太多恶事,人在做天在看,头上三尺有神明,在你不经意间,也许,厄运已经缠上你,只不过,在积累罢了。
我是阿玲,这是我们城中的故事。